阅读新闻

直播打赏套路:400万元流水主播到手仅5万

发布日期:2019-08-25 00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国网络直播的兴起要追溯到13年前。2005年,一家叫9158(谐音“就约我吧”)的网站在视频聊天室中开启了一个新功能,网友展示才艺吸引其他网友的观看,如果观看者满意,可以向展示者支付一定金钱。

  原本自娱自乐的国内网络直播自此走上商业化征程。至2016年,我国直播行业迎来井喷式发展,整体营收达218.5亿元。近些年来,网络直播迅速席卷了我们的生活。社交平台陌陌发布的《2018主播职业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8年6月,4.25亿中国用户都曾观看网络直播,13.4%的职业主播接受过系统培训,月入过万元的职业主播占比达21%。

  如今,网络主播早被公认为是一门需要专业技能的职业,通过实时与线上观众互动赚取打赏。让粉丝掏钱打赏,也成为主播和直播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;为吸引打赏,网络直播的江湖里上演了一幕幕“狗血剧情”。

  近期刷屏的斗鱼前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,就凭借“萝莉变大妈”的闹剧,让本已被人遗忘的网络直播再次走入大众视野。

  据了解,此前“乔碧萝殿下”为斗鱼平台主播,直播时从不露脸,只用声音和粉丝交流,仅仅开播一个半月,就积累下5万粉丝。

  7月23日23时左右,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与主播“Mix晴子”进行连麦PK。在连麦过程中,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因使用图片遮脸出现“操作失误”,导致其真实容貌暴露,其原本宣称的“萝莉”脸和少女外形瞬间变成“58岁妇女”,惹怒不少粉丝的同时也引发热议。

  8月1日,斗鱼官方发布对“乔碧萝殿下”萝莉变大妈事件的处理结果。斗鱼称,该事件系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自主策划、刻意炒作,斗鱼将永久封停其直播间。

  此前一天,“乔碧萝殿下”承认“露脸事件”是策划好的,此次推广花费28万元,并且已经开始接声卡和美颜相机的广告。

  8月4日晚,B站表示,主播“i萝殿の青铜姐姐诶”的直播间存在利用不正当手段刷虚假直播数据的行为,且直播间身份认证与实际主播不符。根据《bilibili主播直播规范V2.3》中“严禁使用外挂等辅助工具增加人气、挂机、刷道具,禁止购买虚假人气”条例,B站对该直播间予以永久封停处理。

  从7月23日的“意外”走红,到8月1日斗鱼官方作出处理,短短几天内,“乔碧萝殿下”在斗鱼上获得了100多万的关注数。有媒体评论称:“一夜之间,她实现了其他大多数主播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实现的目标——从一个垫底主播成为头部主播。”

  据小葫芦直播数据统计,在7月27日至29日期间,给“乔碧萝殿下”送礼的人数从48人涨至1109人,其礼物收入也翻了五倍。另据“头部主播排行榜”网站的数据,“乔碧萝殿下”仅在7月29日的关注订阅数就增长了20.02万。 “

  乔碧萝露脸”事件后,有粉丝无法接受这“悲惨的现实”。据媒体报道,“乔碧萝殿下”粉丝贡献榜第一名“跳跃先知”曾为“乔碧萝殿下”打赏十万元,在得知其真容后当即改名。 不过,也有更多人挤进了乔碧萝的直播间,疯狂打赏。事件发生后的一周时间里,乔碧萝收到了8.11万元的打赏礼物,连麦的Mix晴子收到了21万元的打赏礼物。

  据社交平台陌陌发布的《2018主播职业报告》显示,9.6%的兼职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,21.0%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。《2017主播职业报告》显示,约35%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,兼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的仅5%,6.6%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3万元。

  智嘉(化名)最近一直在关注“乔碧萝事件”的进展。智嘉曾是一位秀场流量主播,2016年直播火爆时,他的直播间5个月内产生了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。

  “相比乔碧萝是如何走红的,我更关心粉丝打赏的钱去哪了。”智嘉说,“你能想到吗?我直播间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,只有5万是真实的,其余都是经纪公司刷的。直播行业是一个充满套路的江湖,在打赏背后,主播、经纪公司和平台都是赢家。”

  实际上,除了那些自娱自乐的,大部分职业主播背后都有经纪公司。“现在市场上招聘主播的经纪人就和房产中介一样多,刚招到的主播一个月有几百块钱的基础工资,但当主播开始赚钱后,经纪人就可以从主播每月的打赏流水中按一定比例抽成。”智嘉说。

  某主播经纪人刘向东(化名)透露,现在的主播基本与公会签,很少直接和平台签。“像陈一发、冯提莫那种绝对的流量大主播也与经纪公司签约。”据刘向东介绍,他所经营的主播平均月薪在12000元左右,和大城市的普通白领相当。

  实际上,直播打赏的套路远不止于此。智嘉还介绍,目前直播打赏有几种常见的套路。比如最常规的是,在各大直播平台的官方活动中,赢得名次的主播会得到平台的资源支持,比如曝光度等,想拿到这些奖励的经纪公司便会在比赛中为自己的主播刷礼物。

  在直播打赏背后,是经纪公司和直播平台的“默契配合”。据了解,一般情况下,对于打赏流水,平台与经纪公司(主播)是四六或者三七分成,但这个分配比例是可以上下调整的。

  直播打赏一度被称为中国特有的商业模式,当观众向主播送出价格不等的物品,系统会把礼物以动画展现出来,硬是给虚拟消费赋予了些真实感。其实,这一模式在海外也存在,直播平台Twitch就在2016年上线了名为“欢呼”(Cheering)的功能,观众可购买不同档次的代币并在直播时送出,像体育比赛中不断呐喊助威的球迷一样,给主播充分的排面。

  国外直播在2010年后逐渐兴起,Twitch便是直播平台中的佼佼者,它在2014年时的流量已经超越了会拍更会播的HBO电视网,同年被亚马逊以 10 亿美元收购。Twitch凭游戏直播起家,现拥有超300万主播,每月收获近10亿小时的观看量,排名前0.25%的主播吸引了多达90%的观众,至今最受欢迎的仍是游戏内容的直播。视频平台霸主YouTube自然无法安心吃瓜,它在2015年推出了游戏直播频道,微软旗下的Mixer随后也加入战局,但仍无法撼动Twitch在直播界的地位。

  国外主播的收入很是多元化。如Twitch给主播的花式赚钱法,观众除了单次打赏,还能以每月4.99美元的价格认证主播铁粉,在直播互动中解锁表情包,更与母公司联动,提供包含亚马逊购物优惠在内的会员套餐,此外它还巧借游戏直播当起了经销商,通过直播卖出的每一份游戏,主播和Twitch将分别拿到5%和25%的销售额。与之类似,Mixer也充分利用微软旗下有Xbox游戏机的优势,推出了在直播中一键下单游戏的功能,主播可获得5%的分成。